name.jpg (25453 bytes) title.jpg (45795 bytes) seal.JPG (8398 bytes)
殖  民  時   期
殖 民 地 建 立
殖民地經濟和社會發展
外 國 勢 力 介 入
殖民地成長與擴張
獨立與建立帝國
拔  牙  者
約  翰  六  世
宣  布  獨  立
第 一 帝 國 時 期
攝  政  時  期
第 二 帝 國 時 期
第   一  共   和
第  一  共  和
轉  變  時  期
瓦 加 斯 時 期
第 一 次 執 政
起  草  憲  法
杜 特 拉 修 正 期
第 二 次 執 政
現  代  巴  西
庫比契克政府
奎德羅斯和古拉特
軍  事  獨  裁
強勢鎮壓與經濟成長
平  民  政  府
返回單元首頁
返回巴西首頁
返回首頁
拔牙者
十八世紀的巴西,有著充滿活力的文化與知性的生活,不僅造就了歷史學家、詩人及小說家,還產生了革命家。革命觀念系由外地傳入,來自1776年的美國獨立革命及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

一般皆認為,
1789年敏納斯州革命是巴西獨立運動的溫床。此事件名義上的領導者是年輕的牙醫Joaquim Jóse da Silva Xavier。他以「拔牙者」聞名;1792年受審判並遭處死,成為巴西最早為爭國家獨立而犧牲的烈士。拔牙者陰謀的幕後主使與煽動者是一群包括律師、醫師、詩人、教士和軍官等精英分子。他們的運動沒有群眾的支持,僅顯示巴西急進的知性生活面而已。更重要的是,1798年巴夷亞陰謀的失敗,其策劃者均出身微賤。此次事件反映出殖民地內部普遍不安的現象。 
約翰六世
拿破崙時代使巴西在葡萄牙人眼中出現新的重要性;並且使葡萄牙集中注意力於殖民地的需求。1807年,葡萄牙攝政王約翰在法軍入侵葡萄牙後,帶領皇室逃亡巴西;同時將其朝廷、內閣以及一些葡萄牙文化設備攜往巴西。他在里約頗安全,既可避開巴西共和主義勢力的暗算;又遠離葡萄牙地區法國人之攻擊。他於1808年抵達該城時,即以此城作為葡萄牙帝國的首都。雖然於1821年他以葡王約翰六世的身分回到里斯本,他同時也在巴西建立了穩固的君權,一直持續到1889年。
 
約翰在巴西停留期間,為了改善經濟,曾於
1784年廢除禁止在殖民地設廠的法令,因為此法令有礙該地區的工業化。1808年,他開放巴西與友好國家的貿易,並且成立一個印刷機構。不過,此殖民地卻成為英國工業革命期間產品外銷的大市場。巴西的簡易技術、家庭工業及早期工廠皆無法在巴西市場上與英國競爭。
 
巴西在政治方面的表現較佳。
1815年的「合併條約」產生了葡萄牙暨巴西王國,類似英國、蘇格蘭及愛爾蘭之間的合併條約。因此巴西從殖民地的地位升格為和宗主國葡萄牙同等的地位。

另一方面,約翰反對人們所熱切盼望的立憲政體。一些巴西人甚至再度興起實行共和政體的念頭。那個時代,正值拉丁美洲和歐洲變革之際。改革是在所難免,處理內部壓力的方法之一是將其目標轉向國外,此即
1816年約翰所採行者。他入侵烏拉圭並占領重要的蒙得維的亞港。1821年將烏拉圭併入帝國。盡管如此手段,共和主義依然於1817年在巴西復燃。是年貝南博古發生一場叛亂,雖然效忠君主的軍隊敉平暴亂,但國家主義與共和理想再次開放,影響巴西後來的歷史。正如1788年的拔牙者事件和1798年的巴夷亞叛亂一樣,1817年的貝南博古叛亂(另一次在1824發生)較同時期其他許多思想帶來更自由化的影響。 
宣布獨立
independ.jpg (130058 bytes)

此時政治上的動蕩來自里斯本。1820年該地掀起一場主張自由國家的叛亂,要求約翰王返回里斯本,廢除1815年之合併條約,並恢復巴西的殖民地地位。1821年,約翰順利返回葡萄牙後,宣誓支持新的憲法,其子王儲佩德羅(Pedro I)仍留在巴西擔任攝政王。次年初,葡萄牙議會召喚佩德羅回里斯本與其父會合被拒。182297日,佩德羅戲劇性地發表巴西獨立宣言。當他抵達伊比倫加河岸時,一位使者通知他,他的權力已經被削減,佩德羅拔出寶劍喊道:「不獨立,便成仁!」 121日,這位攝政王加冕為巴西皇帝,為佩德羅一世。當地的葡萄牙人經過一番反抗後,於次年被趕出巴西。

第一帝國時期
佩德羅一世統治「第一巴西帝國」九年。他最能幹的顧問,也是最得力的支持者(至少起初如此)José Bonifacio de Andrada e Silva,巴西人稱為「獨立之祖」。他是聖保羅三位具有政治野心的兄弟之一,曾在里約集合巴西的地方議員及商界領袖來說服佩德羅宣布巴西獨立。獨立之後,他因起草憲法與佩德羅決裂,而被放逐數年。
 
佩德羅制訂一部中央集權的憲法,一直沿用到
1891年。他與東北及南方的叛黨進行交涉,頗具成效,保持了國家的統一。他也帶領巴西陸續對阿根廷作消耗戰爭(1825-28),使巴西失去烏拉圭,促成烏拉圭的獨立。他總是令人懷疑具有親葡的同情心,因為他在葡萄牙出生之故。他逐漸失去民心,主要由於傲慢、揮霍無度及公然背叛妻子所致。其妻為令人敬愛的Maria Leopoldina,也是他最忠實的支持者之一。1831年,被迫退位並離開巴西。 
攝政時期
佩德羅的幼子繼承王位為佩德羅二世,1840年以前並沒有宣布年齡。攝政期間,新一代的政治人物出現了,有些人贊成召回佩德羅一世,有些人欲依循英國路線實行君主立憲,也有些人主張成立共和國。不只是巴西政府未來的形成有問題,內戰的爆發也使國家面臨分崩離析的危機。這時,各攝政政府協商支持君主政體,剿撫並進。平民領袖覓得一位年輕軍官Luís Alves de Lima e Silva(未來的卡希亞斯公爵),負責敉平叛亂並保衛君權與國家。同時,1834年地方主義者贏得憲法修正案,根據此修正案產生了地方性的立法機關,這是對地方分權論者的讓步。然而軍事力量以及政治手腕仍嫌不足,必須找到一位足以肩負國家重任的新領袖。 
第二帝國時期

maioridade.jpg (50039 bytes)

佩德羅二世於1841年加冕,一直統治到1889年。這段期間中,他使巴西團結一致。他給人印象是高大挺拔,具有國王的氣派,聰慧文雅,是一位堅強而有能力的統治者。1824年的憲法規劃一個有限度的君主政體,但授予國君較大權力,使佩德羅統治巴西時,可以作實質上的獨裁者。但是他治理國家寧願像一位在議會制度下,在敵對團體間有力的仲裁者。他在國內也以同樣的態度對待政治家及知識分子,因此促進巴西藝術及科學的發展。第二帝國在他在位期間,國內長治久安,經濟繁榮,文化璀璨。
 
一八四○年代是一個鞏固國基的時代。這時期的特征為制止內哄,恢復國家統一。接下來的二十年,巴西以一個軍事強國的姿態出現,在抵抗阿根廷獨裁者
Juan Manuel de Rosas185152)及巴拉圭獨裁者Francisco Solano Lopez186470)的戰爭中獲得勝利。這整個時期中,巴西偉大的軍事領袖即為卡希亞斯公爵。同時,巴西在經濟方面也大展鴻圖。來自聖保羅的咖啡、極南方的牛只和東北部的糖、棉花及煙草均成為經濟上的大宗。鐵路、公路、電報線路、汽船則迅速地將移墾區向偏遠地區推進。巴西的第一條電報線於1852年架設,第一條鐵路則於1867年築成。輪船「亞馬孫號」於1867年加入國際航運。大小的工廠先後建立,並開始工業化的經濟。隨著經濟拓展,人口也不斷增加。由於政府的鼓勵,自一八七○年代開始,大規模的移民自歐洲而來,主要是對南方有利。
 
一八七○年代,第二帝國已近黃昏,共和黨(以
1870年出現在里約的《共和黨報》作為標記)日益成長,奴隸制度逐漸廢除(在皇帝的支持下,於187188年間實施)。廢除奴隸制度的代價是得罪了許多支持君主政體的地主、反對共和政體的人士及破產的農場主人。他們都加入野心軍官的陣營。軍隊與共和黨領袖聯手,最後強迫佩德羅於1889年退位並離開巴西,同時宣布巴西為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