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jpg (25453 bytes) title.jpg (45795 bytes) seal.JPG (8398 bytes)
殖  民  時   期
殖 民 地 建 立
殖民地經濟和社會發展
外 國 勢 力 介 入
殖民地成長與擴張
獨立與建立帝國
拔  牙  者
約  翰  六  世
宣  布  獨  立
第 一 帝 國 時 期
攝  政  時  期
第 二 帝 國 時 期
第   一  共   和
第  一  共  和
轉  變  時  期
瓦 加 斯 時 期
第 一 次 執 政
起  草  憲  法
杜 特 拉 修 正 期
第 二 次 執 政
現  代  巴  西
庫比契克政府
奎德羅斯和古拉特
軍  事  獨  裁
強勢鎮壓與經濟成長
平  民  政  府
返回巴西首頁
返回首頁
殖民地建立

preco1.jpg (65103 bytes)

十五世紀,葡萄牙的探險船隊又開始朝神祕的南大西洋挺進。這群探險家們懷抱一個相同的目的,尋找金礦、象牙、奴隸和香料。他們到達非洲建立了釀酒廠,又到了亞洲和印度跟當地人做起買賣。到了西元1500年,他們終於在南大西洋的對岸發現了巴西。1500422日午后,船長加布勞(Pedro Álvares Cabral)率領了千餘位水手,抵達巴夷亞南部的海岸,即今安全港(Porto Sequro)。第二天,他們在離開葡萄牙的第45天後,第一次在陸地上向天主祈禱,以慶祝這一重大發現。1501年,又一批船隊來到了巴西,不過這次他們到達了北大河(Rio Grande do Norte),又沿著河岸向西行,一直走到加納內依亞鎮(Cananeia)。令他們驚奇的是,這裡不是小島而是新大陸。這次航行的另一個重大收穫,是他們將巴西蘇木(Pau-Brasil)帶回歐洲。

一五三○年代以前,葡萄牙人對巴西的興趣不高,因為他們殖民擴張的首要目標是非洲與印度。後來由於外國商人的入侵,葡萄牙人才覺察到巴西天然資源的價值,遂在此區展開其經濟及殖民活動。

為了促進經濟發展與拓殖活動,葡萄牙皇家建立「贈與制度」。
1533年起,允許領主或地主將土地沿著海岸延伸也被稱為首領240公里,以及向內地無限延長。這些土地的主人也被稱為首領,他們所獲贈的土地則稱為領地,當時最有名與最富有的領地為伯南布哥,此區內有蔗田、糖廠、經紀人、貴族和奴隸。贈與制度一直延續到十八世紀,直到王室收回那些尚未歸還的土地為止。

1549年葡國政府指派總督Tóme de Sousa集中管理皇家授與的土地。在巴夷亞港(今薩爾瓦多港)設立法院,此後兩百多年,此地一直是巴西殖民地首府。巴西的主教轄區於1551年在巴夷亞設立。人口增加,文化生活昌盛。糖業、運輸業以及對非洲的奴隸貿易收益豐厚也增加了巴夷亞的重要性。

巴西另一個大文明中心在巴夷亞西南
1,450公里處。沿海地區有繁榮的聖維森特領地,包括現在的山多斯港。遠離海岸山脈的內陸有一個高原,1554年此區出現了聖保羅村。聖保羅雖然位於繁榮的聖維森特大蔗田領地之中,但該村並不產糖。聖保羅人「Paulista」為深入內陸的開路先鋒,他們有如冒險家一般,為了找尋奴隸而入侵印第安人部落;他們也從事貿易、種植農作物、鋪設道路並建立城鎮。

巴西最初的拓荒者及早期文明的塑造者是耶穌會教士。他們於
1549年抵達巴西,以巴夷亞為行政及教育中心。他們到處傳教足跡遍及整個巴西,尤其活躍於聖保羅地區。十六世紀最偉大的人物是Manuel NobregaJose Anchietaa,他們試圖保護巴西的印第安人免受冒險家的侵害。耶穌會教士盡最大努力使印第安人皈依天主教,且更獲得葡萄牙王室的恩賜並擁有捐款、學院、大農場與學校。但是對葡萄牙政府而言,耶穌會的勢力過大,遂於1759年將其逐出巴西。

殖民地經濟與社會發展
多變的經濟循環為巴西歷史的特色。最初的兩個經濟循環集中於東北部。移民們在此區與印第安人交易購買可提煉染料的巴西蘇木;隨後他們從事甘蔗的栽培,並利用黑人勞工經營大農場,獲利甚厚。

一五三○年代開始,巴西移民自非洲輸入大批黑奴運至巴西東北部。巴西和西非之間迅速展開大宗交易,並以巴夷亞出產的煙草交換奴隸和黃金。無論教會或王室均無法制止奴隸貿易或巴西東北部蔗田區的奴隸勞役。黑奴貿易已被視為經濟上必需的交易。此種交易為蔗田提供了廉價勞工。因為在熱帶地區缺乏大量貧困的本地人或歐洲移民極少人能在酷熱中持續粗重的工作。再者,蔗糖的出口也使巴西與西歐之間維持有利的貿易。因此,巴西東北部的經濟制度使白人地主權貴以及一個包括商人和貨運人員的階層興起,他們均從奴隸貿易中獲利;連葡萄牙王室也插上一腳。其間,一些葡萄牙移民與黑種女人結合,產生混血兒,成為今天巴西東北部的特色之一。
 
南方的冒險家發展出一種和東北部奴隸制度迥然不同的社會形態;東北部的農場主人駐留在農場所在地,冒險家則四處遷移。不顧耶穌會教士的阻擋,侵略奴隸的冒險家仍勇敢地克服巴西的崎嶇小徑和河川。他們跋涉安第斯山、亞馬孫河以及阿根廷,並為東北而戰。他們在敏納斯發現黃金,並侵入南方大草原。
Paulista的拓荒者和印第安婦女所生的混血兒,當地話稱「馬梅盧科」。
外國勢力的介入
十六世紀前半期,法國試圖與巴西東北部通商,但葡萄牙人立刻加強防禦;首先在贈與制度下設立殖民地,接著將這些殖民地交由巴夷亞的中央殖民地政府接管。法國人在東北部被驅逐後,於十六世紀後半葉將注意力轉向東南部,並於1555年在里約灣建立殖民地。其移民在五年後被葡萄牙人驅逐。為了進一步阻止法國人入侵這個地區,葡萄牙人於1567年建立里約城。不過,這巴西未來的首都在往後的二百年間成長緩慢。

隨後西班牙人與荷蘭人同時入侵,西班牙人無意征服巴西,葡萄牙人卻蓄意入侵西班牙的領土。然而西班牙在
15801640年間占領並統治葡萄牙,助長了巴西西班牙征服者的氣焰。

荷蘭人於
162454年間控制東北方部分地區;帶來了藝術家、科學家及喀爾文教派的領袖。除了刺激思想上的改革之外,他們也允許猶太人居住在荷蘭人所控制的巴西地區。荷蘭總督John Maurice of Nassau是位偉大的首長,在他統治下,將北歐文化與商業一齊引進貝南博古。不過,荷蘭人並沒有在巴西定居。1640年,葡萄牙反抗西班牙對里斯本的占領,也刺激了巴西人於1641年起而反抗荷蘭人。1654年,荷蘭人由巴西完全撤出。 
殖民地成長與擴張
獨立的葡萄牙王國在布拉干沙王朝(Braganca)統治下復興。荷蘭人十年間也為巴西的成長與擴張作了鋪路的工作。巴西在葡萄牙的管轄下,將注意力轉向北方的亞馬孫河及南方的阿根廷附近。南方的前哨拉布拉他河畔的薩克拉門多(Colonia do Sacrameno,今屬烏拉圭)是1680年為商業及軍事目的而建立的。葡萄牙人從陸路沿著遼闊的平原南下,建立這個南部的基地。
 
十七世紀是巴西在文化方面的自我表現期。此時巴西人民的知性生活以及冒險家、畫家、士兵及商人的活動,對國家的發展極為重要。這個世紀也顯示巴西人在文史方面的興趣;然而巴西缺少大學,有能力的父母就將子女送到葡萄牙科英布拉的古老葡萄牙大學就讀。整個殖民時期中,巴西的出版事業並不發達。因此無論書籍、報道、傳教以及其他印刷事務均仰賴葡萄牙。
 
十八世紀的巴西經濟為礦業時代。一六九○年代在現在的敏納斯發現黃金,一七二○年代則發現鑽石。首先是鄰近的
Paulista著手開采,隨後是自巴夷亞南下的人們。1720年,新的敏納斯州領地在財富和地位上迅速地超越了舊日的領導者。
 
礦業的繁榮持續到
1760年左右,有短期與長遠的影響。私人及皇家的財富日增,里約亦受重視。此城位於敏納斯正南方,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港口之一,也是造幣廠及金屬出口的良好地點。由於比敏納斯的地理位置偏南,使它成為巴西向阿根廷對面的南方平原擴張之門戶及商業中心。1763年,里約升格為巴西首都,巴夷亞與貝南博古仍繼續保有領導東北部社會和經濟的地位,但是新南方卻掌握巴西的政權核心。
 
在與西班牙締結新條約,並將有勢力的耶穌會教士逐出巴西後,終於將南部開放給永久移民與開拓者。
1750年的馬德里條約和1777年的聖伊爾德豐索條約擴展了巴西的疆域。耶穌會教士原是印第安人的主要保護者,他們被驅逐後,歐洲移民得以長驅直入印第安人土地。未來的南大河州逐漸成形,此地區自始即由一群有組織的移民著手建立。十八世紀末,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地之一,它的面積及農礦業的富庶,使得葡萄牙一度遺忘他們在亞洲和非洲的大帝國。
tomesouza.jpg (9172 bytes)